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

兴业银行干预司法?

  兴业银行干预司法?北海公检法面临社会信任危机

  兴业银行北海分行时任中小企业信贷部经理苏瑜在2012年至2015年5月份期间,通过为该行贷款客户办理过桥贷款的方式来诈骗资金,有许多客户因此受骗导致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兴业银行北海分行从2012年1月至2015年5月期间,每年放贷给中小企业的传统贷款额才2-3个亿左右(其中不包含第三产品和贷给政府职能部门的额度),三年半期间累计不超过10个亿。但是,在三年半的时间内,兴业银行北海分行信贷部经理苏瑜,客户部经理庞海,风险评估部经理周敬,冯三平等人所做的续贷过桥资金额累计居然高达214亿,足足超过了兴业银行北海分行正常贷款业务的30倍,特别是2014年全年,上述几人所做的续贷过桥金额就高达100多个亿,相当于兴业银行北海分行当年正常贷款业务额的50倍,而在这期间,兴业银行北海分行行长林建远,副行长赖崇旭就已经知道苏瑜等人造假诈骗的事实,但是,他们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制止,反而继续放纵苏瑜等人以假乱真,实施诈骗。一直到2015年5月14日受害者报案,兴业银行都没有就苏瑜等人的造假诈骗行为进行报警,直到骗局不断曝光,才迫不得已与苏瑜解除劳动合同并对外宣称是“前员工涉案”,试图混淆视听。

  2015年6月8日,兴业银行将此事件定性为“离职员工个人非法集资”,这种将苏瑜与兴业银行撇清关系的做法,蒙骗了某些政府官员,导致公权私用,严重干扰了司法公正,误导了社会公众和有关部门的看法。北海中院和北海检察院在对案件进行审查和起诉的过程中,也一直没有通知被害人到场参与诉讼庭审。直到2017年4月份,有媒体曝光,指出其行为违反审判程序,北海中院才纠正错误,受害人才得以出庭参与诉讼庭审。

  被害人曾将兴业银行北海分行及南宁分行作为被告向北海市海城区法院及北海中院提起诉讼,而兴业银行却以案件涉及商业机密为由,要求法庭不公开审理,受害人认为,苏瑜刑事案件早已公开审理,所有证据皆已公开,但北海中院还是执意不公开审理,明显偏袒兴业银行,因此导致“阳光司法”成为空头支票。据传,北海中院民庭庭长滥用审判职权为兴业银行遮羞避丑,全国涉及银行职员犯罪的民事索赔案件成千上万,唯独只有这一件没能公开审理,致使受害人黄正恒忍无可忍,豁出去了!实名举报到了广西高院纪检组。

  在苏瑜案件中,非法集资的总额高达210多亿元人民币,目前有9亿尚未追回,其中又有6亿去向不明。公安机关查扣的现金仅24万元,追缴率不足涉案金额9亿元的万分之三,北海公检法的不作为,致使交出追赃挽损零分答卷。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赃款必须追缴,但针对9亿元赃款的去向问题,司法鉴定意见书语焉不详。其中收取的续贷过桥中介费大约两亿元,苏瑜供述,他自己经手的至少也有几千万元的续贷过桥中介费,他还说,这些钱,不是他一个人独吞,而是和行领导以及参与过桥业务的所有人都有份,分了!可兴业银行南宁分行并没有对林建远和赖崇旭受贿的事件深究,仅仅是把他们调离北海分行,这分明就是把他们包庇,保护起来,与中央反腐的政策唱反调,如果顺藤摸瓜,还不知道会牵扯多少人出来,中华大地,朗朗乾坤,反腐一直在路上,林建远,赖崇旭都是中共党员,不管是行贿还是受贿或者渎职,都应该法办!兴业银行不是法外之地,应该对此案进行深挖,立案法办林建远,赖崇旭等人,并且吸取教训,杜绝腐败窝案再次发生,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姑息养奸,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还有一部分是其他集资参与人已收回的利息,这些钱也应当追缴。据苏瑜当庭供述,已经收回过桥资金的本金和利息的人员中就有某公职人员,而公职人员所收回的利息,就是苏瑜诈骗的赃款,应予追缴。还有其余的赃款,都应当依法追缴而公检法至今都没有纳入到追缴范围。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